飞鱼与鸟

生命。
所以要描绘【影】
因为要刻画【光】

大年初五的柏林禅寺,看不见和尚的寺庙被香客们围堵得水泄不通
各自心怀念向的人们拼命地向里挤着,各个殿门却紧闭着,觅不见佛像的影踪,看来忙碌了一整年的他也需要来个假期的小停歇吧。
缺少了火的香,无奈只能安静地被摆放在殿前的案台上,等待工作人员装车拉走,就像缺少了礼炮的新年,总让人心里空落落的。
可就算磕再多头,烧再多香,正在假期的佛祖大概也无法看到吧,就当寻求内心的安宁吧。

心有猛马,细嗅蔷薇


在隔着铁丝网的卧室内看着窗外的鸟儿,究竟哪个才真正拥有的自由